你的位置: 主页 > 娱乐在线 >

全国最基本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无法供给

2017-09-10 11:20 浏览:

 
  文革期间曾提的口号是:“狠抓革命、猛促生产”。狠抓革命如公社张书记所念读的“狼”抓革命,可能是狼爪太尖利,所以革命就大大的丰收了。猛促生产却成了“某”促生产,只有某些少数人在生产,所以就大大的欠收了。
  
  由于欠收,国家就只好采取按人头凭票供应。如吃饭要粮票、买布要布票。买肉要肉票、买菜油要油票、诸如点灯的柴油票,洗衣的肥皂票,点火的火柴票,--------多得无法统计。没有票是买不到这些东西的。我只举一个例子大家就知道当时的生活困境。
  
  那时一户人家每月只供应一小盒火柴,每天就只能用一根,家中必须一直保留火种,如果外出或出工要吸烟的人怎么办?就用一小块坚硬的石头,一小块铁板,一支纸捻取火,这些东西必需随时挂在腰带上,大约近一公斤重。使用时左手握紧石头,将纸捻夹在中指和食指之间,右手用铁板猛力敲击石头,让石头溅发出火花,如果火花溅在纸捻头上,就赶忙用嘴轻轻吹燃,方可取火吸烟。完成这个任务至少要1-2分钟时间。这种取火方法使我想起古代猿人用钻木取火的道理。你们说文革的生活方式让贫下中农倒退文明好多年?
  
  那时城市里面就发放购物票,凭票购买,农村就造册,照名单册购买。由生产队造册交大队,大队核实无误后交公社,公社交给供销社。供销社就象现在的派出所一样掌握着全公社人员的户籍,那时又没办理居民身份证,供销社的人又不认识各大队及生产队的人,所以冒领乱领的现象很多,跟供销社吵架是常有的事。如来人领买当月分配的东西,首先要翻户籍册,再由买方盖私章或签字,一个人就要浪费至少好几分钟才能成交,每星期天买供应品的人排成长队,这跟供销社增加了相当大的困难。
  
  为了解决长期的供应难题,公社要求每个大队都设立代销店。全大队所有的供应物资按名册总数全部挑回代销店,由代销店按册出售,因本大队的人都认识,找册要快得多,也不存在冒领现象。但每月的生活必须品都需要用钱,而这钱从哪里来呢?
  
  我最先考虑到的是理发,理发技术简单,农民也不讲究样式.并且制办工具也花不到好多钱,那时就四十元钱就完全够了,我到县城买齐最基本的理发工具,用大串联时用的黄帆包装上,包上还印有"为人民服务"五个字呢。我采取先在本生产队免费理发,两个月后才开始收费,每人次五分钱。因集上理发带洗是八分,我只剪不洗,又不租门面,不交国税,不办营业执照。这是纯收入。在生产队劳动,每个工日才一角多钱,这钱还要等到年终结算才能兑现。我这是现兑现,所以我就定这个价。
  
  我是利用下班和农闲时间搞第二职业,光是本大队是有限的,我把业务扩大到临近大队,不管是在院坝或家里,也不论田边土角,只要找砣石头坐下就可以剪发,十几分钟,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,我的经济来源有了保障。
  
  在一个夏天的某星期日,生产队按例休息,我背上理发工具到稍远的院落去理发,突然竹林中窜出一条大黑狗,不声不响在我大腿上咬一口,当时我的脚就出现两个窟窿眼,马上就痛麻了,鲜血顺着脚往下流。我只好在本院养狗的主人家中找一个经常舀水的旧木瓢,用刀刮水瓢底下的木水渍敷在伤口上清火止血。"这是农村被狗咬的土单方",然后一跛一拐的回了家。
  
  天娇是个非常热心肠的人,急忙在山坡上采集能消炎的草草药,她洗净用嘴嚼烂,贴在我伤口上包扎好,一日换两次,那时人的命太贱了,几天后就消炎干疤了。
  
  我在想,能不能另辟新径,找又轻松、又安全、又体面、钱又多挣的手艺做呢?